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菟丝花[快穿] > 正文 第31章 炎火王座(31)
    苏云葬礼办的很低调,那天正好是个艳阳天,可恰巧碰到伴生兽再次攻城,来的人不是很多,但玉瑶等人基本上都来了。

    玉瑶捧着一束白百合,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裙子,沉默的站在了后方,缭绕在耳边的乐声空灵而飘渺,让她有了几分恍如隔日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最前面的是琉月和月薇,天狗没有来,到最前线去斩杀伴生兽去了。

    玉瑶被禁止参加战斗,她的能力太过惊世骇俗,再加上伴生兽叛变一事牵涉过广,好在只有指挥部的众人亲眼看见,小范围的伴生兽叛变不能够说明什么,可司琰还是给所有人都封了口,虽然仍是有风声传出去,他用武力强硬的制止住那些心怀不轨的人,终于还是把这件事给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琉月从那天起就越发的沉默,像是被抽取了生气一样,玉瑶每每与她擦肩而过,都像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莉莉安前段时间便来到了军团里,她是一名很优秀的战士,有了军团的庇护,再也不用回到那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趣事,那个胖子也跟到了这里,吵着闹着想要加入军团,他看上去倒是没那么胖了,莉莉安好像也对他没办法,胖子死皮赖脸,别人怎么赶他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胖子家里在城可以说的上名号,他家中的人运作了一番,许诺了不少好处,司琰最终还是将他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胖子来了没多久便要求上战场,在战场上,他冲的最狠,杀的敌人却最少,被军团的那些兵痞子们嘲笑了很久。

    独眼最近也有些异动,自从那次兽王降临,他们军团里的人死伤不少,可还是拼尽全力的抓了两只伴生兽回来,挑了精锐前去契约,却还是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就在他气势汹汹的过来找司琰时,莉莉安找了过去,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让他安静了好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月薇这些天抽烟似乎越来越狠,她沉默的将手中的小雏菊放在苏云身旁,蹲下身子温柔的替她理了理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说苏云原来的事吧,这丫头原来可不是这个性子,她刚来我们玫瑰军团的时候我们都叫她小哑巴,因为她既不如琉月能说会道,也不如其他的姐妹那么活泼开朗,所以大家总是不由自主地忽略了她,只有琉月愿意和她一起玩”

    “她那时候真的像个傻子,总是用自己笨拙的方式讨好大家,遇到天狗的时候年龄也不大,我当时就劝过她,这人和你不合适,她却偏不信,不知道做了多少傻事,那人都没有回头看一眼”

    月薇蹲在地上,脸上的情绪难得的感伤,她吐出了一口烟,回头看了一眼玉瑶。

    “天狗他喜欢的是你,我知道,你和他比苏云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天狗。”

    玉瑶打断了月薇的话,她捧着百合立在那里,神色天真纯粹,带着几分茫然无措,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死亡赋予的含义。

    或许在她眼里,苏云只不过是睡着了,只是再也没有机会睁开眼睛罢了。

    可和月薇想象的不同,玉瑶懂得死亡赋予的含义,那代表着极致的孤独,再也没有指望的深渊,所有不好的含义都可以附在其上,希望和悲伤仿佛都与死者毫无干系,悲伤留在人间,死者仿佛永远都陷入了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玉瑶这些天想了很多,她并非人类,可却再一次被这种感情所震撼,若是换到她自己身上,要让她为了司琰而死,玉瑶做不到,因为她根本不懂得爱是什么,她对于所有人,对于这世界的万物赋予的都是片面的感情,更为深层次的更为热烈的,无关爱情,有的只不过是对生的渴望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能够这么轻易的放弃自己呢?

    玉瑶想不明白,也不愿意去想,因为她始终是自私的,穿梭一个个世界就为了得到力量,司琰一直想教会她什么是爱情,可她学不会,也不想学。

    人类沉迷于她的美貌,深陷于她过于热烈的情感,或许是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,她走过这么多年,爱她的人很多,因爱生恨的人也不少,见过太多人的爱恨情仇,却还是会因为这种场面的再现而疑惑。

    人类仿佛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生物,他们会向自己的爱人索求情感,就算对方不是人类也一样,贪婪的可爱,和自己一点也不相同。

    玉瑶沉默的将百合放在了地上,送来的花有很多,堆在一起根本看不出来是谁送的,战场上这种场面很常见,苏云在军团里是重要的人物,她的死亡激起了很多人的悲伤,可更多无名小卒的死却根本没人重视。

    在这里每一分每一秒都面对着死亡,那些死者的家人甚至都没有机会感伤,往往是一把火烧了就地掩埋,苏云这样的已经算是很好了。

    玉瑶一个人走出了大厅,月薇邀请她晚上一起吃饭,她可有可无的点头答应,琉月还在里面,她有些沉默的沿着走廊向前走,看见了前方倚靠着窗台的叶离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有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离看完苏云后便离开,玉瑶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在等着自己,她走到了他的身旁,和他一起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很美吧?”

    叶离指了指远处的山脚,那里是太阳落下的地方,一轮金红色的太阳正朝山后躲去,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,给他那看似柔美的脸庞添上了几分刚毅的神色。

    玉瑶看着他若有所思,叶离似乎是个男人,那天莉莉安的演唱会她便已经预料到,只是迟迟不敢确定罢了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想戳穿他的想法,叶离这么做有他的道理,自己没有资格去质疑。

    “每一次都很漂亮,我很喜欢太阳。”

    玉瑶有些向往的看着那一轮落日,她们植物所最向往的阳光,少了它不行,落在她身上时仿佛让她觉得自己拥有了无穷无尽的生命。

    叶离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原本冰冷淡漠的脸上却不由自主的温柔了神色,这些天里发生的事太多,他害怕玉瑶心中会留下阴影,所以特意在这里等她,没想到她远比自己想的要更加坚强。

    那天在演唱会里的的确是他,他奉司琰的命令去找一个名叫莉莉安的人,一来是为了解决掉独眼,二来是为了帮助玉瑶,玉瑶身上的能力奇特,司琰早便预料到,本来是想将莉莉安带回来遮掩视线,可没想到玉瑶还是提早的暴露。

    叶离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一眼,可心中却并没有责怪的想法,玉瑶强大这是件很好的事情,在这里有一份自保之力,就算有什么危险到来,也能扛到自己去救她。

    他跟天狗是很好的朋友,苏云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,虽然他依旧喜欢玉瑶,却也选择放弃,因为他再也负担不起另外一个女孩的生命,玉瑶对他来说太过珍贵,他爱不起,也没有资格去爱。

    天狗不知道他是男人,上战场的时候还特意叮嘱了他,不要给司琰任何可趁之机,无论是叶青,影还是其他人都行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自己对玉瑶也有想法,叶离想到这里,在心中无声的笑了笑,可面上还是一片冰霜之色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有时间吗?我带你去看日落,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叶离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,旁若无人地领着她走出了这里,他现在是女孩子的模样,军团中的众人并没有怀疑,还特意的叮嘱了他们二人要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叶离第一次真心实意的感叹他女体的方便,这简直是给了他可趁之机,玉瑶的手滑腻温凉,握上去的时候仿若一块上好的美玉,叶离牵住了就不想撒手,一直带着她爬上了城的太阳塔。

    这座塔建得很高,据说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,在这里看落日有一种近乎魔幻般的美感,如油画一般倾颓的红日从天空中缓缓落下,仿佛要坠落远方到大海里,大海碧蓝的颜色仿佛也被染成了金黄,这是何等瑰丽而不可思议的壮景,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生命的跃动仿佛就是太阳的一升一落,落下之时黑夜降临,升起之际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玉瑶看的有些呆了,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太阳,这个给予她生命的东西,如此的奇迹而伟大,浮云飘散,也遮掩不住那闪耀的仿佛刺眼的阳光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,叶离。”

    玉瑶回过头来对着他嫣然一笑,这笑容里有着几分轻松快活的影子,驱散了这么多天的悲伤和绝望,他们前方是海面落下的太阳,后面便是被鲜血染红的土地街道,可二人却默契一般的没有回头,叶离冰蓝色的长发被映衬成了橘红色,冷冰冰的一个人也仿佛染上了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玉瑶整个都是金黄的,这种颜色很温暖,当天地都是这种颜色的时候,能给人一种莫大的震撼,玉瑶站在太阳塔上吹着风,身边是无边无际的橘黄,唯一和这方世界色彩略有不同的便是她和叶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日出会是什么样子,我很想再来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时,玉瑶还恋恋不舍,远方的太阳还有着最后一丝的光芒,玉瑶回过头来看着叶离,太阳光从身后射过来,给她浑身镀上了一层金边,微风吹乱了她的头发,叶离恍惚的看了她一眼,被这种美到近乎奇迹的颜色所惑,他轻声说道:“好,如果我还能够回来,便带你去看更美丽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我的事情便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玉瑶难得有了几分少女的喜悦,她伸出一只手指,示意他道:“我们拉勾。”

    叶离也伸出了一只手指,他笑了,仿若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“就算过了一万年也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战斗逐渐趋于白热化,伴生兽突破空间带来的同伴不少,他们潜伏了这么多年,终于要发起总攻。

    最近最让众人苦恼的是一种名叫欲兽的伴生兽,他们类人型,智慧极高,可偏偏重淫\欲,搅的边境不得安宁,他们允许军团派出一人前来和谈,不过那人必须是女子,必须独自一人前来,任何人也不许跟随。

    “我去就行了,他们都没我强,去了也是送人头。”

    空气沉默了良久,月薇率先发话,这种谈判只要有一丝能够和谈的可能,他们便会义无反顾的前去尝试,只是人选问题,却迟迟没有决定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死,军团的女子都性情刚烈,落到欲兽的手里,与其受其胁迫倒不如一死了之,此去凶多吉少,若是能带来好消息便再好不过,若是和谈破裂,那便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薇姐,你不能去!”

    琉月第一个站起来反对,她此刻的神色极为激动,几乎下一秒就能够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苏云也走了,你要是再走了,那我该怎么办?我不管,我不允许,要去也是我去。”

    琉月大哭了起来,她像是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有些支支吾吾的说:“我既没用,也没有什么能力,长的也不好看,就算是死了也根本不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胡话!”

    月薇头一次露出了愤怒的情绪,她重重的拍了拍桌子,几乎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这种事情是你能够掺和的吗?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?我去还有一丝生机,你要是去了,连具尸体都带回不来!”

    “深入敌营,面对的何止千千万万的伴生兽,要有不对劲的地方,你就连骨头都不剩。”

    月薇深深的喘了一口气,烟杆重重的敲打着桌面,她像是气急了,不断的喘着粗气,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其实可以让我去。”

    玉瑶坐在一旁,神色冷静的开口说道,她的能力按常理说比他们都要强大,虽然有些危险,却比他们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要胡闹!”

    司琰立马发声,他皱眉看了看玉瑶,根本没有让她涉险的打算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发话的还有月薇,玉瑶这句话说完之后,她似乎更生气了,脸色甚至还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比她更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月薇站起了身,这一刻军团长的威严在她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,这朵铁血玫瑰,总是像大家长一样的庇护众人,庇护着玫瑰军团,同样也庇护着玉瑶。

    甘愿赴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,这便是月薇的骄傲,她永远只会替别人而死,没有别人替她死的理由,这是属于她的尊严,也是独属于她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月薇”

    司琰神情郑重的看了她一眼,一切的情绪都尽在不言之中,他们是多年的伙伴,也是多年的战友,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他也会甘愿赴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才是最合适人选。”

    就在气氛无比悲伤的时候,冷不丁的有一个人发话,众人向发声的地方看了过去,一头冰蓝色的长发映入眼帘,说话的人是叶离,炎火军团除玉瑶以外唯一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叶离你不要胡闹”

    司琰皱了皱眉,叶离身上的能力没有月薇强大,就算过去,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我有自己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叶离始终是冷静的,他缓缓的站了起来,走到了众人的正前方,语气平静的开口道:“雪女,你出来吧”

    就在雪女出来的那一刻,众人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景象,原本面部线条柔美的少女缓慢地长出了喉结,身上脸上的肌肉轮廓和身上都呈现出了男子才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离竟然是一个男人?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被惊到了,这是何等荒谬的事情,可却这样确确实实在他们面前发生了,叶离真的是一个男人,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。

    周围的气氛沉寂了很久,叶离解释的开口说道:“我的伴生兽比较特殊,所以才一直会是女子形象。”

    众人理解的点了点头,司琰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比刚刚还要久,叶离要是真的有这份能力,说不定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叶离看着司琰暗金色的眼睛,无比郑重的回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天狗回来找叶离的时候才听到了这个消息,整个人几乎呆愣在了原地,此时离叶离出发去伴生兽那里已经有了不短的时日,还没等他从叶离是个男人这个消息中抽离出来,便开始为他的安危担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司琰,你说叶离不会真的有事情吧?”

    玉瑶心中也是十分焦急,可隐隐约约有了不好的预感,那么多天了无音讯,唯一传来的是伴生兽暴动的消息,叶离恐怕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他们一起看日落的那一晚,说好了回来的时候一起再去看一次日出,但现在恐怕是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玉瑶将自己埋在了枕头里,不发一言的看着天边的日落,又是一天的日落,和那天一模一样的场景,可却再也看不到叶离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极为沉默,内心中默认叶离恐怕已经回不来了,悲伤的情绪缭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,有人哽咽出声,又猛的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混蛋,不是说好了要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愤怒,这份情绪是对那些伴生兽的,又愤怒于自己的无力,根本保护不了自己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,伴生兽已经发起了总攻,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叶青也沉默了,眼底有些悲伤,叶离和他是很好的朋友,那是一个内心很温柔的人,可惜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苏云已经离开了他们,这一次是叶离,下一次又不知道会轮到谁,可是他们没有时间悲伤,苏云尚且能够找到遗体,可叶离却连尸体都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空气中传来低声的啜泣声,气氛仿佛被压抑到了极致,没有一个人说话,仿佛这就是永远无法冲破的宿命一般。

    终究要死亡,不过是早晚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,就算是死也要把他的尸首带回来!”

    天狗刚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,他沉默地坐在那里,不知想了多久,才骤然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天狗,这样的牺牲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有人如此劝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是老子的兄弟,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把他给带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