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菟丝花[快穿] > 正文 第34章 炎火王座(34)
    战争开始的猝不及防,大家虽然都早有预料,却还是被它的惨烈所惊讶。

    那些军团们连夜想要走出城,却不知他们早已被死神笼罩,第一个人死亡的人就是独眼。

    伴生兽咬断了他的双腿,将他拖进了无穷无尽的黑暗里,莉莉安最近和独眼关系不错,仿若旧情复燃,看到他被伴生兽叼进了兽群里,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,回来的时候满脸鲜血,独眼早已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鬣狗军团的那些战士们群龙无首,在生死一线里唯一能够依靠的便是莉莉安,所以兽潮将退的时候,莉莉安便统领着数百战士一起来到了司琰面前。

    “干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青鼓励的对她笑笑,心中却是感叹万千,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有着一身傲骨,再也不是那个只能供人观赏的夜莺了,她现在是鬣狗军团的新团长,任何人也无法随意欺辱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首领。”

    莉莉安神色平淡的接受了叶青的夸奖,她最近的改变很大,平日里的裙子改成了一身短打,看上去英姿飒爽,别有一番风韵。

    “我们下一步便是发起总攻,莉莉安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众人交谈的声音消失在耳旁,玉瑶偷偷的从里面溜了出来,进入自己房间之后,便严严实实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小红,你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玉瑶面色冰冷的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小红,语气颇有几分不愉。

    床上粉红色的大花丝毫没有惊慌,而是语气幽幽的说道“你已经多久没有进食了?”

    玉瑶微愣了一下,仔细回想了自己上一次进食的时间,似乎已经过了很久,可自己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饥饿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来给我当储备粮的吗?”

    玉瑶阴侧侧的笑了笑,神色却不由自主的露出几分娇媚来,小红一时间愣在了床上,随后便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怕你死掉,我才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红一跃而起,语气难得的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“你这具躯体已经达到饱和了,你现在吸收能量也是死,不吸收也是死,恐怕撑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玉瑶无所谓的笑笑,她早便知道结果是这样,每一个世界里,躯体的崩坏都是如此的迅速,因为人类的躯体根本承受不了她的灵魂,只能暂时的解决她的饥饿罢了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要是我死了,你也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玉瑶将小红一把抓起来,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的逗弄它。

    “那你上次还花那么多力量去对抗那些伴生兽,是嫌你死的不够快吗?!”

    小红彻底炸毛,几乎一瞬间便从她手上弹了起来,恨铁不成钢的用花瓣拍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之后想了想,还是待在你身边最好,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给我嗝屁了。”

    小红气急败坏的重新弹到了床上,语气有些讽刺的说道“你们首领还真是有几分聪明,竟然早早的预料到了兽王的想要引起伴生兽暴动,可惜他恐怕活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小红得意的摇摆着身子,粉红色的花瓣随着动作一上一下的晃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玉瑶原本带着笑容的神色一瞬间阴沉了下去 ,语气头一次如此的急切。

    面对玉瑶的逼问,小红像是忽然哑巴了一样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玉瑶神色有一瞬间的狠厉,黑发不断的生长,丝丝缕缕的缠绕住了面前粉红色的花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
    小红觉得自己的花瓣正被什么不可抵抗的力量缠绕,仿佛自己要是再不说出来,便会被瞬间绞杀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危险缭绕在了小红的心头,而上一个给它这份感觉的,还是身在伴生兽族群里的兽王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实在太过恐怖。

    小红身体不断的颤抖着,心中恐怖的情绪几乎要被放大到极致。

    它们的族群新生儿成活率很低,长辈们世世代代教导的便是让它们不顾一切代价的活下去,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!是兽王,不是那天袭击你们的假货,而是我们真正的兽王!”

    小红感觉那一瞬间牵制它的力量全部放松了下来,它有些颤抖的整理着自己的花瓣,语气仍然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也没用,他恐怕早就被杀掉了,那可是兽王,我们之中的最强者,就算是你也无法对抗。”

    玉瑶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惊慌,心脏剧烈的在心中跳动着,这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情绪,酸涩和麻痹的感觉席卷了全身,在她掀开司琰房间的那一刻,瞬间被放大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漆黑无比的兽头突破了空间来到这里,它的爪子无比尖锐,用力制约住身下的男人,而在它的前方,一个披着白袍的男人,拿着一朵白色的玫瑰,以玫瑰为剑,重重的捅穿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,小瑶,我终于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瑶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,只能隐约地察觉到他的嘴唇在动,所有的注意力都停留在满身是血的司琰身上。

    兽王无比强大的威压重重的压迫着玉瑶,让她一瞬间便扑倒在地上,玉瑶闷哼了一声,嘴里溢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兽王,你答应过我不会动她。”

    穿着白袍的男人皱了皱眉,步子极轻的走上前去,像要扶起跌倒在地上的玉瑶。

    玉瑶将他的手重重挥开,有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何月欢被这眼神刺了一下,有些颤抖的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讨厌我好不好?只有我才是真正的爱你。”

    何月欢无比轻柔的将她抱了起来,借着刚刚兽王的威压,毫不费力的将她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他还是同原先一样漂亮,比花瓣还要鲜艳的唇上是一抹动人的笑意,他垂眸看来的时候,无比温柔,就像面对着什么不世出的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“和我在一起吧,我们未来会有很多个孩子,我会送你这全世界上所有的玫瑰,所有的都属于你,一朵也不分给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何月欢无比温柔的笑了笑,有些眷恋的吻了吻她的唇,玉瑶不着痕迹的想要躲开,却又被他重重的吻住。

    玉瑶终于不再挣扎,像是不为所动,又像是答应了何月欢说的话,乖顺的待在他怀里,像是一尊精致的玉娃娃。

    可在众人都看不到的地方,她的黑发不断的蜿蜒生长,在她的身后逐渐蔓延,然后悄悄的来到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你的玫瑰我不稀罕,何月欢,你真是让我恶心……”

    玉瑶抬起了头,极尽瑰丽绝艳的眸子里全部都是冰冷的神色,何月欢头一次感觉到了非人般的恐惧,在她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,无数的黑色发丝弥漫了所有的空间,宛如千根银针重重的攻向兽王和和何月欢。

    玉瑶抬起了头,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个魔魅笑意,她此时宛如地狱深处的魔女,极尽的与强大的力量相结合,让她美丽的仿若神明一样。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你们都该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