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菟丝花[快穿] > 正文 第56章 狂疫之都(21)
    白顷一脸菜色的坐在车上, 怀里搂着昏迷不醒的谢迟,玉瑶笑得乐不可支,几乎要倒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白顷, 看来你还挺受欢迎的。”玉瑶挑了挑眉,神色颇有些揶揄。

    她从白顷手中取过那个警察递过来的小纸条, 纤长的手指慢慢的将它展开, 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又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本人京都内三环有一套房, 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,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加我的星际号:xxxx。”

    “玉瑶,你他妈给我住嘴。”白顷的脸一瞬间全红了,他气急败坏的瞪了她一眼, 将手中的纸条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他活了这么多年, 从小学开始就只有小女生给他送情书的份,还从来没有如此的憋屈过,被一个大男人红着脸递情书什么的,简直想想就是个噩梦。

    白顷打了个寒颤, 突然感觉靠在自己身上的谢迟动了一下,他的低头看去,小卷毛抖了抖,然后便挣扎的直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瑶瑶我怎么会在这里。刚刚的那个人呢?你们没有遇到他吧。”谢迟刚一起来便喋喋不休的询问,他的神色中透露出几分焦急,隐隐约约的又有几分恐惧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到你的时候, 你倒在地上, 并没有看见伤害你的那个人。”玉瑶冷静的向他说着, 伸出双手支撑着他的身体, 然后缓缓的询问道:“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”谢迟身体微不可察的抖了抖, 玉瑶敏锐的感觉到了他这一瞬间的动作, 双眼眯了眯,漂亮的眼眸里有一瞬间的暗沉。

    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能让谢迟害怕的一定不会是普通人,他的情绪刚恢复没多久,那个人就这么准确的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玉瑶内心中隐约的有了不好的预感,她的神情中带着几分急切,对着谢迟说道:“你回想一下,你在实验室的时候有没有人在你身上安过定位标置,如果有的话,赶快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谢迟也愣了一下,然后便很快的说道:“的确有人在我身体里植入了东西,但已经被我挖出来了,就在那个人过来杀我的前一秒。”

    谢迟给玉瑶看了看伤口,那是一个极深又极小的伤痕,看上去是被人硬生生挖掉的,玉瑶观察了一下,这道圆形的伤痕深可见骨,里面确实再也没有什么植入的东西。

    玉瑶终于松了一口气,然后便继续发问,“那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语气轻柔,像是不经意间发问的一样,谢迟下意识的降低了警惕,一头小卷毛耷拉在一起,神色有些萎靡的说道:“那个人是议会的人,就是当初把我和色欲从监狱里带出来的那个,我本以为会得到自由,我一直都是这么以为的……”

    谢迟的神色说不出的落寞,他有些艰难的低下了头,随着车的颠簸,将头靠在了前排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他好像已经很累了,但玉瑶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蛊惑力,就好像诱惑着人将自己内心的话全都吐露出来。

    谢迟没有忍住,将头眷恋的靠在玉瑶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,谢迟,你已经尽力了。”玉瑶温柔的安抚着,手上的动作不停,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谢迟的头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白顷看到了这种奇妙的氛围,有些不屑的轻哼了一声,然后脸色扭曲的将头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不见为净,玉瑶这婆娘实在是太能蛊惑人心,自己绝对绝对不会上她的当,自己跟谢迟这种大龄儿童还是有些区别的。

    至少自己成熟又有用,还长了一张俊脸。

    白顷忍不住这么想,好像这样才能够缓解自己内心中不断涌动的一股股酸水。

    在前方开车的夜枭没有说话,他也想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,谢迟的状态明显不正常,根据玉瑶所说的话,谢迟曾经被注射过药剂,但现在为什么会清醒过来,明明玉瑶并没有来得及给他解药。

    夜枭的神色中有几分探究,不动声色地关注着后排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努力了吗?瑶瑶,但我还是差点死了,明明……明明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什么?”玉瑶语气很柔,她笑着说话的时候,整个人就像被泡在了温水之中,温暖而让人安心,给人一种抑制不住的依赖感。

    “明明已经研究出药剂了,为什么还是要杀了我们”

    谢迟说这话的时候好像终于有些支持不住,在玉瑶的怀里颤抖着,玉瑶轻柔的摸着他的小卷毛,听到这句话之后,忍不住怔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研究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,这样一来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们要杀掉谢迟,明明没有必要这么做,难道那些老家伙们真的是老糊涂了吗?

    玉瑶现在的心绪很杂乱,夜枭在前方也沉默了,车内一时之间陷入了寂静,谢迟姿势有些委屈的睡了过去,玉瑶替他调整了个姿势,重新放回了白顷怀里。

    “谁要抱着他”白顷愤愤不平,嘴里一直嘀咕着,可他内心清楚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候,于是说了两句便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越野车拐过了一条条小道,前方便是玉瑶的别墅,众人在一个小巷里将车抛了下去,便徒步往别墅的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车后的三人整装待发,重新整理好了自己的装备,三个人都装扮成了女孩子,跟在夜枭后面,神色警惕的张望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瑶瑶,跟在我旁边,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伴侣。”夜枭顿了一顿又补充道:“结婚三年的伴侣。”

    夜枭说完这句话后笑了笑,神情总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玉瑶感觉自己的心口麻了麻,乖顺的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在他们身后的二人气的七窍生烟,暗地里一直拿眼刀狠狠的刮着夜枭的背影。

    夜枭根本不为所动,内心美滋滋的牵着玉瑶的小手,四人以一个奇怪的组合向前走着,图中准确地绕过了一个个监控器,终于来到了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玉瑶打开瞳膜识别,大门应声而开,却没想到里面早已有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安德森”

    “玉瑶”

    两拨人终于会面,互相对视的时候有着说不出的感动,众人关上了门,来到沙发坐下后,终于有心情交换情报。

    “安德森,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?”玉瑶有些疑惑的问道,这栋房子安德森的确知道位置,可他现在应该在议会里才对,没道理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知道自己被通缉了吗?啧啧啧,悬赏金额高的吓人。”

    安德森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随意的在酒柜里抽出了一瓶酒,拔开瓶塞之后细细的品味了一番,等待酒和空气充分接触反应之后,分装到几个玻璃杯里。

    “一边喝酒一边聊吧,这事恐怕麻烦。”

    安德森坐在沙发上,回头看着玉瑶,神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们掺和在一起干什么?一会的那些人并没有通缉你,只不过做做样子罢了,你要是回去,照样是莫恩下一任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玉瑶抿了一口面前的酒,白如葱根的手指配着猩红的酒液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,她垂了垂眸,纤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细碎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我总不能丢下他们不管,安德森,你知道的,我并不是什么利益至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玉瑶摇了摇酒杯,这个时候的她又露出了几分天真梦幻的神色,就像一个永远单纯的小公主,沉浸在自己构造的奇幻梦境里,这样的玉瑶安德森喜欢极了,神色中又不由自主地又露出了几分隐晦的爱意。

    “玉瑶小姐当然不是这样的人。”安德森忍不住回道,说完这句话之后又像是掩饰一般的抿了一口酒,“我首先得告诉你们,议会对你们发出的讯号恐怕并不友好,尤其是谢迟和白顷,你们两个实在是太蠢了,暴露的这么快,逃出研究室之后连自己被安了定位器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研究室的人是故意这么做的,将你引到那里去之后,才方便找到白顷,包括药剂,都是研究室的人故意放出去的,要是玉瑶用了,那就算是一箭双雕,可惜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,自己捧在手心里的继承人竟然并不如他们想象的一般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安德森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一下,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玉瑶,他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眉目之间也染上了几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玉瑶,你这次做的事情并不让他们满意,在他们看来,你和这些星际的敌人一起跑了。”

    安德森又转头对着夜枭,神色尽量平稳的说道:“你这次恐怕要麻烦了,你在议会里树敌不少,这次他们直接给你安上了叛逃的名头,你要是还想回去的话,恐怕不太容易。”

    安德森说这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夜枭的神色,试图在他的表情里找寻到一丝的慌张来,可惜他失望了,夜枭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沉静,眉目之间透露出的神色从容而淡然,似乎不会为任何事情所动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没想着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夜枭轻飘飘地撂下这句话,却让安德森忍不住的生出了几份黑暗的情绪,这个人怎么能如此不屑一顾,就好像自己多年渴求的东西只是他随手不要的玩意罢了。

    安德森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就算内心有极大的波动,也强行让自己平静了下来,他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的抚摸着酒杯的边沿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不能被抓到,如果被抓回去的话,就是生不如死,现在的色欲就是这样的下场,他已经快死了,说不定活不过明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