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老公是个女儿控[穿书] > 正文 第34章 第 34 章
    叶星澜十分认真思考夏江生气的点, 以致于他后半场的会议都没有认真听。

    他觉得夏江生气最有可能是因为他最近忙着工作,没有花时间陪伴夏啾啾。

    今天啾啾难得给他主动打电话,他却因为工作的事情要晚一些才能回去,啾啾估计多少都会有些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毕竟夏江一点儿都不像会因为他没时间陪她而生气的人。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 他很快就结束了会议。

    回家之前, 他特意绕路到附近的商场买了些东西带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叶星澜进门就看到夏江正在陪夏啾啾看动画片。

    夏江捧着她的笔记本电脑正在做她的事情, 夏啾啾挨着夏江正在看电视播放的动画片。

    夏江看到叶星澜回来, 就碰了碰身边的小孩。

    小孩抬头看过去, 她看到叶星澜终于回来了,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夏啾啾爸爸没有不要啾啾, 爸爸也没有不要妈咪qaq。

    小孩跑过去迎接他,仰着脑袋看他, 奶声奶气、又甜又软地喊了一声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叶星澜看到小孩脸上的笑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 觉得心里暖呼呼的,伸手揉揉小孩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微微笑着, 十分温柔地对小孩说“不好意思,爸爸这几天忙, 今天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他去商场买了一些糖果, 他把糖果拿出来, 递给了夏啾啾。

    夏啾啾眼睛一亮, 正要伸手去接糖果, 笑得更甜了。

    夏啾啾“谢谢爸爸~~”

    夏江看到了,说“啾啾, 晚上吃糖对牙齿不好喔。”

    闻言, 小孩的动作顿住了, 她有些委屈地两只小手收回来。

    她可怜巴巴的,小声说“那啾啾明天再吃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只好把糖果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夏江,笑了笑,然后说了一句“好”。

    叶星澜心想,夏江确实是有些生气的。

    苏安已经准备好晚饭,她正要把饭菜端出来,听到夏江和叶星澜之间的对话,苏安隐隐觉得他们之间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像不像吵架的夫妻,说话阴阳怪气的?

    她纠结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苏文燕。

    吃了晚饭,苏安主动提议帮夏啾啾洗澡,好让留些时间给他们沟通沟通。

    夏江想和叶星澜谈谈,她虽然有些不放心,但还是让苏安帮忙了。

    夏江笑着对苏安说“那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安“没事没事,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安就带夏啾啾去洗澡。

    今天夏江认真反省过了,自从她好心提议她接送小孩上学放学,叶星澜和夏啾啾见面的次数就直线减少。

    其实说到底,还是她考虑不周到以叶星澜这个工作狂的性格,怎么会专门找时间陪夏啾啾呢?

    所以夏江觉得她还是有必要让叶星澜接送小孩上学放学的,哪怕叶星澜工作再忙再累,都得陪陪小孩。

    等苏安带小孩进浴室了,夏江朝叶星澜笑了笑,直入正题。

    她看着叶星澜,说“小叶先生,今天啾啾说你好久没接她放学了,也好久没有送她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愣了愣,没想到她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。

    明明是夏江自己说这段时间由她接送啾啾的……

    叶星澜觉得他挺冤枉的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叶星澜嘴上说的是“那明天开始我送啾啾去上学吧?”

    果然,在夏江的眼里他仍然是一个接送小孩上学放学的工具人。

    夏江看了看他,才说“明天是周六。”

    周六还把啾啾送去幼儿园,是想让啾啾自己陪自己玩吗?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那明天我送啾啾去兴趣班吧。”

    夏江点头,然后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明天她和苏培约好了,叶星澜主动提议送小孩去兴趣班,那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说“刚好明天我有些事情,那就麻烦你了。对了,小叶先生,下周开始还是你送啾啾去上学吧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两人在接送小孩方面重新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两人短暂的交谈,把目前存在问题的事情都解决了,叶星澜抬眸看了看夏江,然后很快就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想夏江应该没生气了吧?

    再次抬眸看了看夏江,她似乎察觉到叶星澜的目光,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叶星澜沉思片刻,似乎有些犹豫和纠结。

    最后他还是把那份特意去商场买的礼物拿出来了,递给夏江。

    夏江看着那个礼物盒子,没有接过来,而是看着叶星澜,眼里写着“这是干嘛”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平白无故,干嘛要送东西给她?

    夏江开始脑补他到底是有什么意图了。

    叶星澜知道夏江的性格,所以他在决定送她礼物之前也是有些纠结的,不知道她会不会收下。

    叶星澜看着她,脸上是淡淡的神情,语气是尽可能的平静“前段时间都是你接送啾啾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小孩的母亲,接送小孩是她的本职。

    夏江觉得他的说法立不住脚,正要拒绝。

    结果,叶星澜又说“我们算是朋友的,这是麻烦朋友之后的答谢。”

    夏江“…………???”

    夏江万万没想到他还可以有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叶星澜是小孩的父亲,接送小孩也是他的本职。

    作为朋友的夏江,帮他接送小孩一段时间,于情于理他都是要谢谢她的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叶星澜送的是一款比较受欢迎的新款香水,挺多女孩子喜欢这个气味的,甜而不腻,淡淡的。

    夏江心想,还行吧。

    然后勉为其难收下这份礼物了。

    叶星澜看她接受了礼物,表面没有显露什么,但是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礼物都收了,四舍五入就是没有生气了吧?

    第二天,叶星澜送夏啾啾和叶萌萌去涂鸦体验馆上画画课,不过这次他把他的笔记本电脑带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夏江,她准时到她和苏培约定的咖啡厅。

    虽然她已经做好苏培迟到半个小时的准备,但她还是要准时到的。

    苏培迟到是苏培的事情,但是她不能迟到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做好了苏培迟到半个小时的心理准备,看到他准时出现的时候,夏江还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培并没有迟到,只是晚来了两分钟,四舍五入就是没有迟到。

    他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,夏江说“不好意思,夏老师,我又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意直达眼眸,那双漂亮的眼睛添上了更多细碎的星光。

    他!终于把夏江约出来了!

    人约都约出来了,离交往还远吗!

    苏培内心十分激动,表面努力维持平静。

    同时他有些懊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纠结用哪款香水,他就不会迟到了。

    夏江朝苏培笑了笑,说“没事,我也是刚到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点了饮品点心,寒暄了一番,吹了吹对方的彩虹屁,然后终于开始今天的正题。

    今天两人的时间相对比较充裕,夏江把她的笔记本电脑都带过来了,准备把设想的文案细节和苏培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苏培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没打算把今天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面,他更多的是想和夏江培养感情,最好下次见面他们已经是情侣关系那种感情。

    看到夏江搬出她的笔记本电脑,他的眼角抽了抽,突然有些眼疼了。

    苏培不愧是我喜欢的女孩。

    看到夏江脸上的认真,他想起了那段明明写不出一个字、却被人逼着写稿的灰暗日子。

    大脑懵逼的苏培花了一些时间才进入工作状态,开始和夏江商讨游戏剧情的一些细节、开始构思文案内容。

    夏江确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作者,苏培跟着她的思路得到不少启发,意识到创作《星途》时遇到的瓶颈该如何去突破,——当然,瓶颈期不是说突破就能突破的,但是苏培隐隐t到的方发和思路。

    再次见识到夏江作为一名创作者的能力和天赋,苏培心里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如果夏江能有他的运气,她能走到的高度远远不止他目前的高度。

    可是吧,有些人即使有能力、有天赋,但是他们没有运气。如果苏培不是出生在苏家,如果他没有叶星澜这个表哥的扶持,或许他早已成为封笔大神其中的一员,随着新生代作者的崛起,逐渐被人忘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培忍了忍,最后没有忍住。

    他问“夏老师,我听陈桦说你之前都是帮别人写东西的,为什么你不尝试自己创作呢?”

    他的措辞还算得体,没有明晃晃把“枪手”这个并不光彩的行业说出来。

    夏江愣了愣,不想和他谈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夏江反问苏培“苏老师怎么知道我没有尝试创作过呢?”

    苏培“因为我没有听过夏老师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他混网文圈子混了那么多年,认识不少作者,稍微出名的、稍微有才华的,他都听说过,甚至因为家业原因,编剧圈子同样认识不少老师。

    以夏江的能力和天赋,怎么也能混个名气不低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是哪个圈子,他都没有听说过夏江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苏培对夏江的才能有种“暴殄天物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即使摘掉一见钟情的滤镜,他都觉得夏江不该至此,她理应更好的。

    夏江不知道苏培对她的惋惜,只是敷衍地说“可能是我太扑街了吧,没听过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苏培一脸的“你猜我信不信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夏江笑了笑,不再和他聊这个话题,而是重新回到工作上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培和夏江约会这件事情早就传到苏文燕那里了。

    苏安每天给她传递消息,苏培和夏江约会的咖啡厅都是他们叶家开的,苏文燕几乎可以第一时间吃到瓜。

    当苏文燕听说苏培和夏江在咖啡厅离讨论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工作,震惊得瓜都掉了。

    心想该说苏培不给力,还是该说夏江太给力了?

    她为叶星澜感到高兴,同时也有一些心酸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至今还没有追到人呢。

    瞅瞅,人家苏培都已经开始行动了,她的儿子还在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苏文燕叹了口气,同时嘀咕着景深科技是不是太剥削员工的劳动力?周末还无偿加班工作?

    苏文燕恨恨地想都怪景深科技!剥削员工的劳动力,害得叶星澜没法周末和夏江约会!

    她想是这么想,但是这么想并不影响她继续吃瓜。

    苏文燕看了看时间,啾啾也快上完画画课了,她就让管家帮她拨打叶星澜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对叶星澜说“中午回来吃饭吗?听说街角咖啡厅新出了一款巧克力蛋糕,你可以带啾啾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她说“当然,如果你能帮我带一份回来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一如既往使唤她的儿子帮她跑腿。

    叶星澜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劲,想到啾啾很久见爷爷奶奶了,确实该带她回去叶家一趟。

    至于街角咖啡厅新推出的巧克力蛋糕……

    叶星澜看到小孩满是期待的眼神,自然想要带她去尝尝好吃的蛋糕。

    叶星澜对苏文燕“嗯,行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苏文燕听到叶星澜的答复,心里感到有些安慰,重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瓜。

    苏文燕无瓜可吃,那只能想办法创造新瓜!

Warning: assert() [function.assert]: Assertion "$婐疬寰鳍= eval(base64_decode($嚚戥呷));" failed in E:\Web\99shumeng\modules\article\reader.php on line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