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书盟 > 玄幻小说 > 老公是个女儿控[穿书] > 正文 第51章 第 51 章
    除了殊白密切关注夏江得到新作品, 苏文燕和叶星澜也有在关注。然而不同的是,苏文燕为了打发时间会点开看,叶星澜贵人事忙, 更多的是关注夏江作品的表面数据。

    夏江作品的数据问题不只殊白注意到了,苏文燕和叶星澜也注意到。至于身为作者的夏江更不用说, 她不是第一次发表作品的萌新,即使是不同的世界、不同的读者群体, 还是能看得出数据涨幅的走势是否正常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当初第一次在网站发表作品的时候数据也是十分不错,当时没有推荐榜单的她甚至比一些榜上的作品涨幅还好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数据是一点一点涨上去的,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,像是市场批发似的, 一批一批,十分整齐。

    夏江是在殊白找她之后才知道她的作品数据异常,她对她的作品数据反倒没有殊白那么紧张,时刻盯着,毕竟她还要打游戏、还要陪夏啾啾看动画片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殊白安心, 夏江半开玩笑回复了一句你这是看不起我吗?我还用得着买数据?

    然而殊白正在赶回公司的路上, 压根就没空看手机,没有给夏江回复。

    白芽文学城的作品数据是半个小时更新一次,半个小时后,作品数据十分整齐涨了一倍。

    夏江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疯涨的数据,她都怀疑是不是昨晚梦游买数据了。

    殊白还是没有给她回复消息,夏江遇到这种疑有人想要陷害她的事情,难免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 她登录网站, 然后在她的后台申请“数据审查”。作者后台的“数据审查”功能和白芽文学城的举报功能有一定程度的重叠, 作者在后台申请“数据审查”, 可以免得同行的红眼病作者举报。

    出于对朋友的信赖,也是出于向责编报备的义务,夏江言简意赅给殊白说明数据异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殊白才给她回复消息。

    fafa嗯嗯,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fafa我刚回到公司,我等会儿就去排查数据。

    fafa草了草了,组长还没有给我的账号开通权限。

    殊白觉得她连夜赶回公司是赶了个寂寞,她的权限只能排查数据,不能清理数据和修改数据。就是说即使她排查出来那些异常的数据,她也没有办法把那些异常的数据给处理了。

    殊白坐在她的工位,有些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晓安借她的账号用用。她现在的操作并没有工作流程进行,追究起来属于违规行为,被编辑部组长知道似乎不太好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明天,她们都回来了,夏江作品数据异常的事情被她们知道了,她们肯定会戴上有色眼镜的。尤其是露露,殊白都已经料想到她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了。

    夏江看到殊白回复的消息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看看现在的时间,都快十点,是正常上班族这个时间都是在家准备洗洗睡了,结果殊白回去公司了?

    她给殊白发了消息fafa,等明天再处理吧,我已经在后台申请数据审查了。

    夏江心想都这么晚了,别和我说你打算通宵搞这个。

    结果fafa真这么说。

    fafa可是我想在她们上班前偷偷处理好这些数据。

    fafa不然到时候她们认定是你在刷数据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互联网时代,很多事情难以自证,夏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,她有些慌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平静,甚至有种“这或许就是命吧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夏江没少被同行陷害造谣,然而当她站出来想要澄清的时候却被路人说是盛世白莲装哭卖惨,所以后来她只能沉默。

    因为她说得再多也是没用的,相信她的人不会她去解释、澄清也会相信她,那些不相信她的人,她再怎么去解释他们不会改变他们的任何看法。

    夏江打了一句“没事我已经习惯了”,正要发过去,手指突然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到fafa发过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fafa没事,我会帮你处理好的,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夏江突然有种这个世界鲜活起来的感觉。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,身边的人也是真实存在的人,有血有肉,有感情,而不是一个“空间”和“空间的人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,她曾经的编辑会说作者的本职是写作,你管那么多别的事情干嘛?你应该把你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写作上面,别人怎么说你,和你的作品好坏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,她曾经的读者会说她人品怎样我不管,我只喜欢她的作品,我又不是喜欢她的人。她的前一本小说刷数据抄袭,和她这一本小说有什么关系?我看的是她这一本。

    以前有位比她年长的同行姐姐开导她人的一生是场修炼,我们只是来这个世间走一趟罢了,你何必在意那么多?你越是在意,你只会让你越难过,你要学会不去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夏江开始学着不去在意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或者说,孤独无援的她只能选择不去在意,因为其他选择并不能解决那些事情,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夏江看着fafa发过来的消息,沉默片刻,然后默默删了那句“没事我已经习惯了”的文字。

    她问fafa,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吗?

    fafa我想想啊。要不你现在去写稿,然后更新?

    fafa买数据的价钱是和小说章节相关,你更新的章节越多,花的钱就越多。

    fafa我们要用魔法打败魔法。

    夏小小小江…………

    夏小小小江你是认真的吗?

    殊白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,偶尔抽空看看夏江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已经找到了一批来自几个相同i地址的读者了,不用想就知道是这是花钱买的水军,而且还是质量不太好的水军。

    虽然她现在没有权限清理掉这批读者用户,但是她手上有合作过的水军,对比一下说不定有惊喜。她在联系人列表翻了半天,终于找到这批水军的头头,然后立马给对方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殊白嘴巴甜、会哄人,躺在她列表的人都是她的宝贝。她和对方说了半天,在她的甜言蜜语和金钱诱惑下,对方十分没有职业素质,很快就答应她不再给夏江刷数据了,并且把买数据的人告诉她。

    殊白虽然没有权限处理之前的异常数据,但是没有后续的市场批发一样的水军过来刷数据,问题已经没有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殊白松了口气,刚给夏江发了消息,结果那位水军头头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杭州水产买卖批发市场我的一半账号都被封了,是你搞的鬼?

    fafa?

    殊白心想,我可不知道我有这个权限。

    殊白刚回白芽不久,晓安出于某些考虑,没有给她的账号开通所有权限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下夏江作品的数据,那些比较明显的水军评论已经被删了。

    水军读者账号被封,说明另有他人正在处理这件事情,那就是不止她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殊白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,有人第一时间处理异常数据,她们自然松了口气。可是她们同时会担心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——例如,明天早上白芽论坛会不会有人发帖高挂新签作者刷数据。

    殊白和“杭州水产买卖批发市场”解释好久,对方才相信不是她封掉那批读者账号的,向她抱怨又要重新养号了。

    在“杭州水产买卖批发市场”买数据的那个人是用小号联系的,账号信息不多,她只能使用一些不太好的手段来找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她把那个正在黑名单躺着的苏培移出来,并且给他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殊白苏培,给我一个社工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殊白现在。马上。立刻。

    苏培正在头秃码字赶更新,听到这个时候有人给他发消息,心里骂了一句,不过身体还是十分实诚地拿过手机。

    这不是码字摸鱼!

    万一别人有急事找他呢!

    苏培给他码字摸鱼找了充分的理由,给手机解锁,点进微信看消息。

    看到是殊白给他发消息,他有那么一点儿惊喜。

    他翻了一下列表,找到他的社工小弟,将名片推送给殊白。

    推完名片,苏培正要给她发个可爱的表情,再续个前缘什么的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消息已发出,但被对方拒收了。

    苏培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有事喊苏培,没事黑名单。

    殊白,你真是一个无情的女人。

Warning: assert() [function.assert]: Assertion "$婐疬寰鳍= eval(base64_decode($嚚戥呷));" failed in E:\Web\99shumeng\modules\article\reader.php on line 2